你认为的「装屄」

我经常会遇到这些事情,刷个 Twitter 被说「装屄」,看两篇英文文章被说「装屄」,用 Google 搜索被说「装屄」,解释个技术细节被说「装屄」,视图深入探讨某个话题被说「装屄」,想不出合适的中文或者一时想不到中文释义就直接蹦出英文单词被说「装屄」,等等。也许是我的线下生活朋友圈质量比较低,但是一个人总不可能做什么事情都是在「装屄」吧。

我的线上生活、线下生活以及思维方式,甚至很多方面是与大多数人无交集点,或者说无共同之处,也可以说是另类的,其实有相当一部分人也是这样的。这些人在人群中占据少数,所以在多数人中掺杂着这些另类的少数人,多数人会认为他们「不合群」或者是「装屄」,因为「他们」做的事情和「我们」不一样。

什么是「装屄」,为什么要「装屄」?我认为的「装屄」是故意做些另类的事情,以突显出自己。注意,做这件事情是故意的。也许这回你会想到「炫耀」,我也想聊聊炫耀。我们都知道人是社群动物,需要在群体中找到认同感,以及自我价值,所以「炫耀」自然就存在,我更认为是人的本性。每个人都「炫耀」过,小时候有了辆玩具汽车会炫耀,买了个新手表会炫耀。我们有时为什么会讨厌别人的「炫耀」,因为很多「炫耀」都是廉价的,就像上文提到的这些,炫耀一些新买的东西并不会给人带来认同感和自我价值,这只是带来了一些爽快感,这种炫耀的成本是很低的,很多时候人就喜欢做这些成本低但是爽快的事情,所以我们或许讨厌这些廉价的「炫耀」,但并不是说炫耀是不好的。比如自己的公司上市了,炫耀一下,这不仅找到了自我价值和认同感,也许还会激励别人,这就是「良性的炫耀」。

装,即假装;屄,牛屄(了不起之意)的略称。

来自维基百科

再说回「装屄」,和「炫耀」有什么不一样。「装屄」很多都是要刻意表现出的虚假,故意这么做的,与真实的自己相反,「装屄」的目的也不是找到认同和自我价值,也许就是一时的爽快感,那个时刻周围人的眼神和态度。或许我们可以把它近似于上文中提到的「廉价的炫耀」,使人感到讨厌。

我最早知道要突破网络封锁时,是用的 「自由门」,应该是在2010年,然后就注册 Twitter,Facebook 等这些东西,那时候当然是为了好玩,注册了就再也没登录过,也想不起来了。主要还是根本不知道关注些什么,看什么也看不懂(那时候英文水平还不怎样),即使认认真真看了,也坚持不了多久。我也是经历过这些的,登上了 Youtube,看了几个视频就不看了,压根看不懂,生活语境完全不同,适应不了。因为这个过程使你感到痛苦,所以就不会再次有登上这些网站的欲望。这就类似于,上学的时候讨厌考试,但当考完了试,不管考得好不好,都会感到愉悦,因为那个痛苦的过程终于过去了。这与拖延症不一样,拖延症是因为恐惧结果,比如要做完这件事,或者要达成某个目标,所以拖延,比较好的解决办法是让自己享受这件事的过程(扯远了)。

后来因为开始学习编程,接触的英文的东西越来越多,各种手册,文档,API,还有很多网站只有英文,所以慢慢自己也就适应了英文环境,或者说迫使自己接受这种环境。渐渐地,自己看英文的东西就越来越多,英文的技术博客,公开课,教程,影视剧,书籍等等,以及逐渐认识一些外国朋友,特别是英语国家的朋友。这个时候再回到 Twitter,Facebook 就适应多了。

为什么现在刷 Twitter 的时间比刷微博的时间多?因为看 Twitter 的过程让我愉悦,刷微博的过程让我觉得有些痛苦,正如上文所说的。现在的微博刷着刷着就是些某某某被封杀了,我国有出台了什么傻逼政策,什么剧又被禁了,又加了什么禁词等等,这些对我来说都是负面能量,甚至说是移民广告。我非常希望中国能够良性发展,能够亲身经历中国从发展中国家到发达国家会让我十分兴奋,我们都会是建设者,这是多伟大的事情。但是目前看来,一切都在倒退。我想在这提一下「文化移民」,或者叫「精神移民」,就是说虽然身处这个国家,但是自己接受的文化,内容,习惯等等都慢慢改变为另一个国家的人的文化。我正是在这么做,所以我现在极力控制自己接受的简体中文(共产中文)的内容,大量时间放在英文环境中。

Twitter 中的内容带给我的大多都是些动力,激情,正面能量。比如某个技术又有新的进展了,某某企业推出了新的产品,又有哪些有意思的独立 App/独立游戏发布了等等。所以说,刷 Twitter 的过程让我感到愉快,我会更愿意做这件事。

这是「装屄」吗?很显然这就是日常生活,只是与周围人不同而已。这些不同是因为个人的经历,思考,冥想,尝试,改变而产生的,或者我们把它近似为「良性的炫耀」,这也许会对周围人带来潜移默化的影响,带来良性循环。

总结

洋洋洒洒两千字,当然不是为了证明我到底是不是在「装屄」。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有的相似处多,有的完全不一样,每个人都会站在自己的价值认同、政治观点上看任何事和人,当我们试图表达、评价一个与自己不同的人时(极度不鼓励做价值评价),是否应该先倾听,理解一个与自己的价值观、政治立场不同的其他声音后,再去表达自己的意见或者评价,让自己不是片面地,带有偏见地理解,评价人或事。并不是说要保护这些「少数人」,而是让自己能够多一些看问题的角度,这些「少数人」依然能够不被「多数人」所同化,能坚持自己独特独立的角度是很了不起的,他们多数都是孤独的。

Add comment

By Leonard

Leonard

Leonard aka DasAuto aka DasAutoooo aka Leonard Chan aka Leonard Chen

Indie Developer / 独立开发者
Podcaster / 播客内容制作者
Overwatch 'PRO' Gamer / 守望先锋「专业」玩家

社交账号

你可以关注我的 Twitter 和 微博,或是在 Youtube 上看我的视频。